坐堂律师
事务所简介 >>

    

    江苏天晖律师事务所是经江苏省司法厅于2002年2月批准设立的一家综合性合伙制律师事务所。
    

    本所汇集众多缜思求是、勤业敬业、开拓进取的法律人才,全部具有诸如南京大学、浙江大学、东南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著名高校法律专业本科以上学历,百分百获有法学博士、硕士或学士专业学位,皆属懂法律、懂经济、懂外语的复合型律师。其中,多名律师还在各大高校从事公司法、金融法、行政法及经济管理学科的教学和研究,所内设立的博士生导师工作站更是全国首家。

    事务所了解并尊重客户的需求,倡导团队合作精神和专业化追求,业务领域涉及金融、公司与证券、IT与知识产权、工程建设与房地产、海事海商及经济刑法等专业学科。本所在民商类案件的调解、仲裁和诉讼上有大量成功的案例,在投资策划、项目并购等非诉讼实务方面亦有独到见解和成功经验。

    经过十余年来按照行业条线、地域范围的稳健发展之路,本所是中国石化、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国家电网、紫金农商行等中央和江苏地方知名企业的法律服务供应商,常年为企业提供全国范围内的债权追索、品牌保护、资信调查、投资评估等专项法律服务;此外,本所还为武警江苏消防总队、南京消防支队、南京市质检系统以及包括南京市雨花台区区委、区政府在内的十余个党政、国家机关提供着常年法律顾问服务。

    事务所已多年度荣获江苏省“直优秀律师事务所”称号,荣获“2014至2016年度优秀律师事务所”称号,荣获“2017年律师行业规范化与诚信建设示范律师事务所”称号。

    本所坐拥江苏省南京市软件大道核心区,交通便捷,更拥有现代化的办公条件、广泛的社会协作关系和通畅便捷的政策法律信息渠道。“企所联合、政所合作”的办所宗旨,“缜思求是、仁哲以成”的执业理念,以及严格的内控办案规程和惩戒制度,足以确保天晖律师一直为国内外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我们自信,因为我们是最专业的律师团队;我们自豪,因为我们能为您排忧解难。

 

热点新闻

美国称华为的噩梦来了 可华为却说早就等着这一天

 

昨天,美国政府先后打出两记绞杀中国高科技企业华为的“组合拳”。其中除了禁止所有美国企业购买华为设备的总统令,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还将华为列入了其一份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实体名单”中,从而禁止华为从美国企业那里购买技术或配件。

而相对于那份总统令,美国CNN等媒体认为被列入BIS的“实体清单”对华为的打击才是巨大的,甚至宣称无法从美国企业那里购买技术和配件,会影响到5G在中国的落地进程。

然而,今天被曝光的华为公司两封内部信件却显示,华为早有准备。

“这对于中国使用5G技术来说简直是个噩梦”。昨天,在一篇分析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将华为列入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的”实体清单“会给华为带来什么影响时,美国CNN采访的专家给出了这般“悲观”的评价。

t010678a2f383bbd17b.jpg?size=550x141

CNN还在报道中宣称,这会导致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5G业务延缓落地,因为被列入“实体清单”会打击华为的供应链,导致华为难以兑现与全世界签署的数十个5G商业合同,其中还包括欧洲的25个和中东的10个。

t01b84dbf2dce8701b7.jpg?size=550x148

然而,今天网络上曝光,并且耿直哥已经得到华为公司证实的两份公司内部信件却显示,华为对此早有准备。其中来自公司总裁办的一份邮件就指出,“公司在多年前就有所预计,并在研究开发、业务连续性等方面进行了大量投入和充分准备,能够保障在极端情况下,公司经营不受大的影响”。

t01d049e01a5e58b98b.jpg?size=374x950

更引人瞩目的是,华为下属的海思半导体公司,也就是华为自己的芯片企业,还是在一份内部信件中表示他们这个为华为的生存打造的“备胎”,在今天这个“极限而黑暗”的时刻,终于在“一夜之间”全部转“正”。这份信件说,海思曾经担心他们研发的许多芯片永远不会被启用,成为“一直压在保密柜里面的备胎”,但今天,是“每一位海思的平凡儿女成为时代英雄的日子!”

t011b053a521fc519d5.jpg?size=500x2220

而耿直哥也从华为公司内部人士以及熟悉华为公司的分析人士处出得知,虽然美国商务部把华为列入“实体清单”会对公司造成影响,但这个影响是可控的,更不存在CNN所谓的对中国落地5G是个“噩梦”,全球商业合同难以兑现等情况。

知名通信媒体人、C114中国通信网副主编蒋均牧就在一篇关于此事的文章中写到:“美国政府的又一次出手会否对华为有不利影响?答案肯定是“会”。但影响大不大?却又不见得”。

t0160d02356dadf787b.jpg?size=550x502

他说,被禁止在未经美国政府批准的情况下从美国企业获得元器件和相关技术,看似是一道“送命题”,但华为在最基础的芯片、操作系统等领域均已拥有了自主知识产权和自研自产能力。麒麟、巴龙、升腾、鲲鹏、天罡、Solar……其各个产品线大都具备了从“芯”开始的端到端支撑能力。

所以,蒋均牧认为无法获得来自美国企业的元器件和技术或许在短期内是一个麻烦,长期来看却对其是一种另类的进一步强化自身能力储备的“助攻”。——而且在现有的合同和库存下,华为完全有能力完成产品中来自美国企业元器件的替换,当然具体换不换、怎么换还得看后续的事件发展。

t01a528123cd1ab0847.jpg?size=478x299

他的说法,其实也在今年三月底华为2018年的年报发布会上得到了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的印证。当时在谈到华为2018年经营活动现金流为747亿元,比2017年的963亿元有所下降时,郭平就解释说这是因为去年华为[加大了研发投入,并适当增加了库存,以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t01fb9f9998c6d2dc48.jpg?size=550x392

所以如此看来,当华为在他们的内部信件中用“时间将会揭开虚伪的面具,阴霾过后阳光必然普照”这句话形容此次事件时,这并不是一句没有底气的“空谈”,而恰恰是因为华为早已在对美国的风险评估上做好了功课。

而且这个功课,华为早在数年前就已经开始做了。

                                                                                                 来源于:环球网